笔趣阁 > 上古禁咒 > 第2138章 听不懂人话么?
夜间

第2138章 听不懂人话么?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老狗,想明白了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大长老踟蹰不决之际,钟文身上的气势却还在不断攀升,“记住,你只有一次机会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嗡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与此同时,天缺剑表面也散发出更为璀璨的七彩华光,一闪一闪,仿佛在对神女山诸人不断发出嘲讽与挑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圣女大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大长老似乎终于回过神来,突然扭头看向姜霓,“您怎么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撤罢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望着天空中钟文那霸气侧漏的身姿,又低头扫了眼下方无数神情狰狞的凶恶尸种,姜霓愣了许久,终于无奈地摇了摇头,嗓音之中充满了屈辱和不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话音刚落,她突然伸出右手,洁白如玉的掌心之中,现出一颗闪耀着莹莹光辉的透明圆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啪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是个思路清晰,行事果决之人,即便在钟文的神威下心境受损,可一旦下了决心,却还是没有丝毫犹豫,直接捏碎了这颗拥有传送之力的透明圆珠。 记住网址http://m.shuquge。la


        

这种圆珠,正是神女山独有的移动法门,不但可以瞬息百万里,更是没有人数限制,乃是天才发明家齐淼的得意之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奈何这种传送珠的材料太过稀有,数量极其有限,属于纯纯的消耗品,除了姜霓和徐光年等寥寥数人之外,整个神女山便再也无人能够拥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以说在两年间的持久战中,若非倚仗这种传送珠,神女山还真没法应对钟文那恐怖的全图支援能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传送珠碎裂的那一刻,一道道璀璨光芒瞬间将神女山的一众修炼者统统笼罩在内,甚至连那些昏迷在地、一息尚存的重伤者都没有放过,竟仿佛拥有辨别生死的能力一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显然,她是打算将神女山一方所有活着的修炼者统统传送回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说过,下面那些人你们一个也别想带走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察觉到她的意图,钟文双眸精光大作,突然冷笑一声道,“你这是听不懂人话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言语间,更为浓郁的煞气自他体内不断释放出来,笼罩天地,将整个战场都化作雾蒙蒙的一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吼!”“吼!”“吼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煞气之中,尸种们仿佛接收到了某种信号,纷纷仰头怒吼,长啸惊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紧接着,这些站立着的尸种突然齐齐出手,或刀或剑,或拳或掌,纷纷朝着身旁躺倒在地的神女山伤员发动猛攻,伴随着一声又一声脆响,原本一息尚存之人很快便彻底咽下最后一口气,鲜血如同喷泉般此起彼伏,挥洒如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群凶神恶煞般的怪物朝着无法反抗之人痛下杀手,画面当真是说不出的残暴血腥,用人间炼狱来形容,都显得过于温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凡死在尸种手中的修炼者,身上的传送之光便会瞬间散去,再也得不到传送珠的照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眼见钟文手段如此残忍,竟是连伤员都不愿放过一个,姜霓不禁俏脸煞变,满面怒容,气得连话都说不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要知道,这些死在尸种手中的修炼者,大都是来自神女山和天空之城各大家族的精锐,其中不乏圣人乃至神将级别的高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此惨重的损失,即便对于底蕴深厚的神女山而言,都算得上伤筋动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毫不夸张地说,经此一役,东西双方的实力平衡已然被彻底打破,率土之滨的崛起,再也无可阻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从今往后,原初之地的领袖,不再是神女山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自作聪明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钟文哪管姜霓是什么心情,脸上挂着阴森的笑容,毫不留情地冷嘲热讽道,“管好你自己罢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等你能活到那一天再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钟文松开握剑右手,朝着她所在的方向竖了个中指,口中哈哈大笑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等他一句话说完,缠绕在姜霓等人周身的传送之光突然淡去,神女山众人的身影也随之消失无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无论怎样释放神识,都再难探查到姜霓等人的半点气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战场一侧空空荡荡,看不见半个东部联军的修炼者,天地之间除了呼呼风声与尸种们的阵阵低吼,便再也没有丝毫声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场决定整个原初之地命运的终极决战,竟然就这么草草落下了帷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混沌品级……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钟文愣愣地注视着姜霓等人消失的方向,口中喃喃自语着,毫不掩饰脸上的惋惜之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没能将神女山高手尽数击毙,固然是一大遗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更令他感到惋惜的是,在找到对付大长老的方法之前,无论率土之滨如何发展壮大,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覆灭天空之城,夺取混沌之门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就是野球拳么?


        

老子也会!


        

待我苦练他个三五十年,就不信达不到混沌品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届时要覆灭神女山,岂非易如反掌?


        

钟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,眸中闪过一丝决绝之色,暗下决心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般沉思良久,他终于醒过神来,转身看向率土之滨众人,这才发现下方数万人的目光,几乎齐刷刷地落在了自己身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感激,庆幸,欢喜,关切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形形色色的情绪弥漫在天地之间,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五花八门,心情也是各不相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唯有一种情绪,却几乎为所有人所共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崇拜!


        

疯狂的崇拜!


        

对盟主大人无以复加的崇拜!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,功勋却可以说是只属于一个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钟文!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名肩负着半个修炼界的白衣青年,几乎以一己之力击溃了整个东部联盟,可谓是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甚至一度让西方各域的修炼者们开始怀疑起自己存在的价值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样逆天的表现,令率土之滨的每一名修炼者无不心绪激荡,振奋不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大丈夫生当如是!


        

尤其是不少年轻一辈更是热血沸腾,心潮澎湃,恨不能对盟主大人纳头跪拜,五体投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甚至为了能够靠近自己,又有多少青年俊彦会为一个在十绝殿看门的职位抢破了脑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众位辛苦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感受到众人激动的心绪,钟文微微一笑,神情瞬间柔和下来,“都结束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话音刚落,整片战场登时“嗡”地炸开了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赢了!赢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们战胜神女山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天空之城,什么当世魁首,土鸡瓦狗,不过如此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率土之滨,天下之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灭了神女山,把那什么狗屁圣女抓来给盟主大人做个暖床的丫鬟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呸,她不配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盟主大人无敌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盟主大人万岁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盟主大人,爱死您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盟主大人,我要给您生猴子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等等,你不是男人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男人又怎样?性别什么的,怎能阻挡我对盟主大人的爱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呕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赞美声与膜拜声回荡在天地之间,久久不绝,人们欢声笑语,陷入疯狂,分别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对钟文的爱戴以及对胜利的喜悦,毫不吝惜溢美之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刻,钟文这个盟主的声望,终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毫不夸张地说,如今的他就算勒令众人去死,怕是也会得到不少人的响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滚滚而来的赞美声,并未冲昏他的头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钟文的目光在林芝韵、柳柒柒和莳雨等一众红颜脸上一掠而过,精神慢慢放松,心情渐渐愉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与旁人不同,在最亲近的人脸上,他才能够读到真正的关怀、担忧,以及一丝丝的心有余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抱歉,让你们担心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股暖流在钟文心间划过,他动了动嘴唇,用口型向林芝韵等人无声地传达着自己的心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一走就是半年,连招呼都不打一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眼前蓝光一闪,现出莳雨婀娜曼妙的身姿,美人光洁如玉的脸蛋上透着些许幽怨,樱唇轻启,言语间带着几分欣喜,几分嗔怪,“你还知道回来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抱歉,莳雨姐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钟文表情一僵,忍不住挠了挠头,尴尬地笑道,“是小弟考虑不周,让你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话到中途,戛然而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脸上的笑容突然敛去,取而代之的,是无法掩饰的愤怒和焦虑,就仿佛突然听见了什么难以承受的噩耗一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了?”莳雨也不觉吃了一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宁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钟文眸中燃烧着熊熊火焰,牙关紧咬,声音嘶哑,嘴里艰难地蹦出两个字来。